观点地产网 “我觉得特别惊讶。老板为什么没来参加会议?我每年参加20次左右的股东大会,第一次看到老板没来的场面。"   

  

  5月21日下午,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公司董事、副总裁赵宏景携部分管理层出席了会议,但未见到董事长王的身影,以至于与会股东在问答环节提出了上述问题。一个疗程。   

  

  虽然王没有露面,新任总裁和中国老牌部长也没有到场,但这并不影响在场的股东抛出“十万个为什么”。   

  

  事实上,2018年对于华夏幸福来说无疑是艰难的一年,资金链断裂、裁员、断臂求生、平安引入等传闻不断..................   

  

  但对于股东来说,无论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更关心的是中国幸福的未来是不是“安全”和“幸福”。   

  

  新总裁吴向东与环京未来   

  

  在股东大会上,“平安加盟”、“吴向东与新业务”、“环京地区的未来”等问题成为股东提问的焦点。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报道,今年年初,吴向东正式加盟华夏幸福的消息获得了“官方公告”。当时宣布推荐吴向东为华夏控股董事,担任CEO兼总裁,全面负责公司业务。与此同时,孟静从总统的位置上被转移到联合总统。   

  

  事实上,从去年10月开始,就有吴向东离开华润集团,加盟华夏幸福的消息传出。当时更有消息称,吴向东受到了平安马明哲的强烈邀请。   

  

  因此,在股东大会上,华夏幸福管理层特别澄清,吴向东是由华夏幸福第一大股东华夏控股提名的,并非如传言所说是二股东平安推荐的。   

  

  管理层表示,吴向东及其团队弥补了华夏幸福在产品和运营方面的不足。   

  

  过去,华夏幸福的业务一直侧重于发展大都市周边的新兴工业城市,但管理层表示,“我们也需要项目进入城市。”未来,华夏幸福的商业模式将围绕“3个3 X”,即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三大高能核心都市圈,郑州、武汉、成都三大高潜力核心都市圈,以及其他潜力核心都市圈。   

  

  “我们希望中国的幸福更全面,更立体,更抗周期。”   

  

  至于与的业务划分,公司管理层表示,“吴先生现为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在董事会授权下,负责华夏幸福的所有业务运营”。不过,华夏幸福董事会秘书林成宏也提到,最近由于工作原因,吴向东主要专注于新业务,而孟静则负责新产业城及其相关业务。   

  

  “新业务还处于开疆拓土的阶段,新工业城的地产还比较成熟。”   

  

  产业新城业务一直是华夏幸福的重头戏,华夏幸福管理层也很坦诚。自2017年北京周边启动楼市调控政策以来,华夏幸福风云变幻,现金流日益紧张,资金问题频频传出。作为北京周边的“大地主”,华夏幸福未来在京津冀地区的发展引起了股东的关注。   

  

  “确实大家都知道,2017年和2018年,公司在北京周边地区遇到了困难。”面对北京周边的冰冻政策,华夏幸福也在不断从周边寻找解决方案。   

  

  华夏幸福表示,2018年公司新增工业城项目28个,其中18个在京外。从业绩占比来看,公司对外的产业新城和住宅开发占比越来越大。   

  

  数据显示,2018年,华夏幸福北京以外地区销售额为756.19亿元,同比增长109   

  

  “另一方面,北京周边的部分调控目前并没有非常严格意义上的松动,但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二股东平安与华夏的压力   

  

  “2018年一季度前后,我们不差钱。真正的劣币,是2018年的舆情,持续到今年一季度。”在股东大会上,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吴坦率地谈到了华夏幸福的资金问题。   

  

  事实上,从2018年初开始,华夏幸福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就不断传出。随后,华夏幸福将河北的几个项目卖给北京万科,并引入二股东平安,似乎解决了其资金缺口的问题。   

  

  数据显示,2017年末,华夏幸福应收账款189.1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352.15亿元。同时,2017年和2018年,华夏幸福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2.28亿元和-74.28亿元。   

  

  负债方面,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华夏幸福负债总额3549.96亿元,资产总额4097.12亿元,资产负债率86.65%,较去年上升5.56个百分点。2019年一季度,其资产负债率为87.20%,其中短期负债162.56亿元,较2018年末的41.82元增长288.71%。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常年为负,短期负债一路攀升。一提到华夏幸福的钱的问题,现场的气氛就有压力。   

  

  对此,华夏幸福表示,自去年三季度平安持股以来,一   

方面,平安替华夏幸福进行信用背书,另一方面,平安直接的债务支持,使得华夏幸福长短债务的比例不断优化,

  

吴中兵也提到:“平安的加入,包括国家对PPP的重新重视,我们在这一方面加大了投资,但这个不能马上呈现效果,要之后慢慢呈现。”

  

股东们对平安的加盟依旧充满问号,有股东甚至直接问到,平安为什么不找其他房地产公司来展开新业务?

  

“平安、华夏幸福与吴向东及其团队,这三者不是协同,而是互补”,华夏幸福表示,公司与平安的互补是低成本的长钱与长周期稳定资产收益的互补。林成红还提及,平安投资华夏幸福,首要投资的不是华夏幸福的新业务,平安投资的最大逻辑是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业务模式以及环核心都市圈布局的业务逻辑。

  

“这也是我们的投资逻辑”,一位穿着蓝色马甲的股东打断了管理层的解释,股东大会的现场也因这句话开始活跃起来,甚至,坐在后排的股东小声地说到:“平安是我们的跟投”。

  

或许,经历2018年的风波之后,华夏幸福开始“重整装,再出发”,林成红在现场也引用王文学的一句话描述华夏幸福称:“初春已至,但夏天还没到”。

  

华夏幸福要加强自身“免疫力”,如何以一个强壮的体魄来迎接夏季依旧是股东们所期待的。